偷情的日子   乱伦小说   

偷情的日子

每天习惯了这种刺激生活的我仿佛少了点什么似的开始郁郁寡欢。文文也发现了我情绪上的变化,开始很少加班在家陪我,我暂时把岳母抛在脑后,和文文每天如胶似漆……

  自然的,我们开始谈婚论嫁了,可是房子还没有装修,在岳母的建议下,我们住到了岳母家。好日子又开始了……

  我跟单位请了长假,说是在家搞装修。其实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泡在了岳母的家里和岳母继续着这种象偷情又没有真正偷着的日子。

  而文文却因为想在结婚时请到更长的假期,开始带团到外地去了,通常几天才能回来一次,这给我和岳母更多的时间,我们每天长时间的互相刺激,渐渐的我都快把持不住自己了,可这层纸什么时候能捅破,我也不知道。倔强的我心里想一定要岳母先主动,怀着这样的信念,我一直坚持着,看岳母能坚持多长时间。

  天气渐渐的凉了,岳母和我身上的穿着不得已越来越多,渐渐感觉不到刺激的我干脆明显的挑逗起岳母来,尽管言语上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平淡,但我已经不满足和岳母隔着房间自慰了。

  我老是在岳母的面前忽然就把大肉棒解放出来,炫耀般的撸动几下,又放进裤子,岳母死死的盯着我的肉棒,呼吸急促,却总是没有上来抚摸的举动,让我失望不已,还好她也逐渐放开自己,有时候当着我的面开始自慰。

  我们也不再隔着门自摸了,在她的房间的各个地方,我们总是相对而坐,互相看着对方的身体,有时候甚至腿都碰在了一起,我有时候还用手指沾起她流在地上或沙发上的淫水放进自己的嘴里咂咂作响,而岳母也不再回避我的目光,有时候放荡的看着我的身体或和我深情对望,而这时我总是忍不住把热热的浓精远远的射在她的身上。

  甚至有几次跑到岳母的身边离她只有一公分的距离狠狠的射在她的脸上,而这时的她总是媚眼一抛,伸出尖尖的舌头把浓精卷回嘴里一滴不剩的吃进肚子里,有时用两个指头捻起来再张开,在手中形成不断变化的细线。

  而有时候,我把大肉棒凑近岳母大张的淫穴,瞄准那张开的小洞喷射,每次射的岳母的淫穴一片狼籍,而岳母也照单全收,把流在阴唇上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塞进湿淋淋的浪穴中。可是我们一直没有直接身体上的接触,我不知道这一天何时会到来,但我期盼着,计划着。

  直到一天,文文说要出差。岳母主动的让我陪她去买衣服,我笑了:岳母终于忍不住了!我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可是到了才知道,岳母要我陪她买的是内衣。

  内衣店我不好意思进去,可岳母却硬拉着我的手进去,那时还不象现在男士陪女士买内衣是很正常的事,我脸都发烫了。岳母却兴致勃勃的拿了一件又一件的性感内衣在身上比划,并时不时问我的意见。

  而店员也微笑着说:“你太太身材这么好,穿什么样子的都好看,就是看先生你喜欢什么样式的了。”我愈加窘迫,而岳母听了之后却笑颜如花,也不解释,终于岳母买了4件无比性感的内衣,拉着已经满头大汗的我出来,手臂主动的环着我结实的臂膀,象个小妻子一样依偎在我身旁,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买完后,我们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这时已经4点多,开始了下班的高峰期。汽车上的人塞的跟沙丁鱼罐头似的密不透气,我怕岳母被人挤到,环绕着岳母的肩膀把她紧紧的护在我的身前,右手紧紧的抓住吊环。可是由于人实在太多,我们之间根本就留不出任何的空隙,人流把我和岳母紧紧的挤在了一起。

  因为才10月初,岳母穿的并不多,但也不象在家里那样的性感,只是穿了一件黄色的长袖T恤外面穿个小外套,下面穿一条平到膝盖的百褶裙。

  可是,第一次我和岳母靠的如此的近,这样的感觉还从来没有过!火热的躯体紧紧的倚在我的身前,波浪般的秀发蹭的我的脖子痒痒的好不难受。如兰似麝的香气一阵阵的飘进我的鼻中,高挺丰满,充满弹性的屁股第一次紧紧的挨着我的肉棒,在车子前进的时候还随着节奏轻轻的摆动,摩擦着我的胯间,而受此刺激的我的小弟弟也不听话的倔强挺立!

  岳母敏锐的感觉到我的变化,她立刻回头朝我嫣然一笑,仿佛在鼓励我一般,媚眼里的意思不言而明。受到鼓励的我抓住机会,左手悄悄的环绕到了岳母的身前,仿佛恋爱中的男女拥抱一样,其实不安分的手已经探进了外套里面,隔着薄薄的T恤和奶罩大力的柔捏着岳母的巨乳。

  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奶子立刻在我的手中挤压变形,真爽啊!我一边暗自感叹,一边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已经高高顶立的奶头,并用力的挤按。

  岳母在我的攻击之下发出了细细的娇喘,揉磨了一会,岳母的臀部更加不安分的在我的身前磨来磨去,我微微曲下双腿,高高的隆起已经顶进了岳母的屁股沟里,更加的感觉到了火热的温度。

  我终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我将手慢慢的挪到了她的腰肢下面,将她的裙摆悄悄的撩起来,伸出淫手摸到了岳母的淫穴中,刚刚触碰到就感觉到手指全湿了。

  “好风骚的岳母啊。”我暗叹道。

  而岳母穿着的丁字裤更方便了我的抚摸,我用手指调皮的撕扯着岳母已经湿透的小阴唇,两片长长的小肉片摸起来格外的感觉不一样,毛茸茸的肉穴的感觉蹭在我的手上痒痒的,我把肉片分开,食指慢慢的探进了岳母火热的骚穴中,好滑好温暖,淫穴里的肉壁紧紧的包围着我的手指。

  这就是生下我的文文的肉穴吗?我正在闭目回味,突然觉得身前的岳母身子一僵,然后回头看我一眼,眼神中媚眼如丝,仿佛在鼓励我一样,我顿时被融化了。又伸进去一根手指,两根手指随着车的摆动不停的在岳母温热的淫穴中抽插着。岳母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倚在我的身上一动也不敢动。

  我想把大肉棒从裤裆里解放出来,却总是不敢,就在这时,一只小手悄悄的按住了我裆前的突起,原来是岳母的手,岳母轻轻的把我的裤子拉链拉开,把三角裤往下一拉,我的大肉棒就暴露在了空气中,惊慌失措的我赶紧抽回正在肆意进出的手,用岳母的裙子盖住了肉棒。

  顺理成章的,大肉棒向前突起,顶在了岳母已经湿透了的淫穴上,感觉到刺刺的阴毛和阴唇上的软肉的摩擦,再加上淫水的润滑,我的肉棒顿时象铁棒一样朝天翘起。

  而岳母做出了一个我一辈子也不能忘的动作,她把自己的臀部朝后高高翘起,两手装作去抓公车椅背的扶手,已经润滑的湿的不能再湿的肉棒“噗呲”一声,自然的滑入了一个温暖紧窄的腔穴,那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爽,紧张的心态加上和岳母乱伦的双重刺激,让我不由得低低呻吟一声,我赶紧屏住呼吸,生怕有人发觉。

  我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我这才松了口气,眼睛看着离我近在咫尺的岳母脸颊,看见岳母的俏脸上绽开了阳光般的笑容,我不由的捉狎的故意将肉棒往前猛的一顶,岳母顿时张大了嘴,还好她及时控制住了,没有叫出声音。

  岳母回头嗔怪的横了我一眼,而我也怕别人发现,不敢再乱顶,只好这样直挺挺的停在岳母已经热的烫人的浪穴里,虽然不能动作,可我感觉自己的肉棒在里面并不安分,在里面一跳一跳的,而且随着车子的行进,还能微微的摆动,只是不能动作太大而已。

  又爽又难受的我和岳母就这样奇怪的交合在一起。可是不能肆意发泄的我的大鸡巴却始终没有射出来的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看就要到站了,不甘心的我无奈之下只好把弟弟悄悄的又放回鸟巢,这段刺激的旅程才告结束。

  突破了那层纸,我盘算着回到家里就把岳母抱到床上肆意鞭挞,可我一开门就看见文文在家,吃惊的我只好打消念头,文文说因为天气的原因,旅游团推迟了。失望之极的我无奈的回头看了岳母一眼,岳母给我一个鼓励的眼神。我才稍稍安心。

  文文问我们去什么地方去了,还好刚才岳母给文文买了一件牛仔裤,我陪岳母买内衣的事才没有穿帮。当晚我用刚刚插过岳母浪穴的大鸡巴好好的教训了文文一晚不提,只是看着鸡巴上流着同时留有母女俩的淫水,我满足的很了。

  过了两天,文文终于出发了。这一去就是5天,家中又只剩我和岳母两个人了,我知道,我期盼已久的日子终于要来了。

  看着文文坐上了旅游团的大巴开往机场,兴奋的我安排好装修的事赶紧掉头就往家赶。打开房门,爱睡懒觉的岳母此时才睁着惺忪的双眼走出房间,慵懒的样子跟平时却又是另一种风情。

  她还显然没意识到今天要发生的事情,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娇声问道:“诶?小建,你今天不去新房子了啊?”

  我笑着迎了上去,看着岳母说道:“阿姨,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我哪儿也不会去!”岳母这才恍然:“你已经送走小文了?小坏蛋,整天就想这些坏主意!”

  我恩了一声,笑意盈盈的看着岳母。意味深长的目光让岳母不好意思起来,她嗔怪的轻轻打了一下我的胸膛,我顺势抓住了她的小手,把她搂了过来就想亲她,岳母吃吃的笑着推开了我,白了我一眼:“还没刷牙呢,你急什么啊?”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媚眼如丝,是啊,还有很多的时间呢,不能这么急色。我笑了笑,松开了岳母。

  岳母穿着性感的睡衣扭动着丰满的娇躯走向卫生间,翘起的大屁股一颠一颠的,丰满的臀部上的肉跟着一阵阵的颤抖。看的我欲火中烧。我也亦步亦趋的跟着岳母的步伐。

  当走到卫生间时,岳母故意要把门关上,我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眼巴巴的看着岳母,岳母轻轻一笑,松开了门把手,娇嗔着道:“你个小跟屁虫,跟着来要干什么?刷牙洗脸有什么好看的?”我笑笑没有回答,因为我要看的不只是刷牙洗脸,一边却殷勤的将牙膏挤好,水接好,然后递给岳母。岳母笑着接过水杯和牙刷,很开心的样子,就象一个小媳妇似的满脸幸福。

  我在岳母身后温柔的搂住岳母的腰,悄悄拉开裤子的拉链,把大肉棒重重的顶在岳母因弯腰刷牙而高翘起来的臀部之上,岳母立刻察觉到了我的坚挺,示威似的朝后顶了顶屁股,然后撒娇的恩了一声,想摆脱肉棒的位置,我怎么能就这样让嘴中的肥肉跑掉呢?紧紧搂住岳母的腰身,不让她的臀部摆动,让肉棒固执的停留在两个屁股蛋的中间,让岳母体会我的火热坚硬。

  岳母见无法动作,也放弃了挣扎,认命般的还将屁股微微的摆动,蹭着我的肉棒,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呜呜的叫着,突然岳母猛的一转身,将满是牙膏沫的香唇印到我的嘴上,和我接吻起来。

  我也不管那满是薄荷味道的牙膏了,情不自禁的将舌头伸进岳母的口腔里,而岳母也热烈的回吻着我,把我的舌头紧紧的吸住,然后用她的小香舌调皮的翻卷着。还把口水一拨拨的渡到我的嘴里,我也不理会那牙膏的味道,爽快的吞下肚去。直吻了十几分钟,差点窒息的我们才松开彼此的嘴唇。然后岳母才回头在脸上抹上洗面乳,开始洗脸。而我却还依然搂住她的腰。就这样我们以无比暧昧和色情的动作结束了岳母的洗涮工作。

  岳母这时挣脱我的怀抱,反身一把用冰凉的小手抓住我的大肉棒,大肉棒经此刺激,不由得跳了一下,岳母嫣然:“坏东西,整天不想好事。”说着还用力的套弄了几下。

  正当我舒爽的时候,岳母却放开手,推着我的胸膛,道:“出去等着,我要上厕所了。”我一听大急,这样的美景不让我看还要我出去?我反驳道:“不,我要看你撒尿嘛!”岳母一听小脸羞的通红:“这怎么行?不行,快出去,多不好意思啊?”我赖皮的不肯走,又好说歹说,岳母无奈:“你个小色狼,不要脸,阿姨撒尿你也要看,真是无赖啊!”我死皮赖脸的笑着说:“阿姨我的小乖乖,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看过呢,你就让我看看嘛,好不好?”岳母还在坚持,不过也难怪,想象一下,我未婚妻的妈妈做在马桶上淫荡的张开双腿,露出毛茸茸的淫穴,阴唇不知羞耻的分开两边正在撒尿,而未来的女婿却蹲在马桶的前面,死死的盯着,那是一付多么淫乱的画面啊!

  在我的坚持下,岳母不知道是尿急了还是放下了架子,终于妥协了。但她一再强调只准看不许摸,我痛快的答应了,岳母这才放心的把丁字裤褪到膝盖,将睡衣撩到腰间,坐在了马桶上。

  刚刚才一坐下,只听见嘘嘘的声音传来,只见一道白色的水柱马上就从小穴的上部的缝隙中喷出。我赶紧蹲在岳母的身前的两腿之间看去。距离岳母的阴部只有不到10公分的距离,仔细的看着尿液从小小的尿道口中喷涌而出的壮观景象。

  岳母强劲的尿液打在马桶壁上又弹起来,许多骚乎乎热乎乎的尿液迸起来溅到我的脸上下巴上,将我的脸浇的湿湿的,而我也不去理会,只是死死的盯着猛看。

  只见岳母两条肉感十足,白皙光滑的大腿分的老开,小浪穴也分的开开的,长满了乱蓬蓬的阴毛的深褐色的大阴唇高高的隆起。中间那道肉缝上的两个大肉片对称的张开垂在下面,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露出鲜红的小洞来,里面的肉芽还隐约可见,水柱从小洞的上面更小的小眼里面喷薄而出。而下部的菊花因为呼吸的原因还微微的一动一动,煞是可爱。

  我正看的入迷,岳母却低头看到我狼狈的样子,直笑的前仰后合。我佯怒的骂:“小婊子,尿尿也不老实,尿的哥哥我满脸都是。”岳母一听我骂她小婊子,一下子急了。突然用力用大腿把我的脑袋一夹,死死的夹住不放。顿时我的脑袋动弹不得。

  岳母道:“叫你骂我小婊子,叫你骂我!”而我没料到岳母居然有此举动,不甘心的我使劲的摆动头部,想脱出岳母的控制。可是就是摆脱不了,我一急之下,把手猛的一捅,手指快速的插入了岳母的浪穴里,岳母猛受刺激之下身体一僵,阴户的肌肉一下子收缩起来,竟紧紧的夹住了我的手指,而她还没尿完的尿水全部浇在我的手上,热乎乎湿滑滑的,又顺着手指头流到了她的阴户上弄的到处都是。

  岳母着急的娇嗔着:“哎呀,你看你,弄得我全都湿乎乎的难受死了。”一面却把我的头夹的更紧。冲动的我把头往前一探,竟然把脸整个的贴在岳母热乎乎骚烘烘的淫穴上。

  岳母大惊失色。赶紧用手往外推我的头,嘴里说道:“快离开,小建,那里脏……”话还没说完,我猛的把舌头伸了出来,舔上了她的浪穴之上,岳母“啊”的一声,手中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再也不推我了。紧靠着马桶后面的水池,嘴里的呻吟声开始不绝于耳。丰满的大腿也慢慢的松开。

  我将岳母的大腿分的更开,几乎成了一条直线,而她的浪穴也因此张开了肉肉的小洞。鲜红的洞口慢慢的浮现出来,隐约漏出里面淫靡的肉芽儿。

  闻着鼻中传来的热尿的骚味和淫水的腥味,还似乎有一点白带的骚臭味。看着眼前动人的美景,尿液还在整个阴户上横流着,同时微张的洞口流出乳白色的液体,那是岳母动情的淫水。

  两片异乎寻常的大大的肉片象花菜一样分的老大,湿忽忽的粘贴在长满了密毛的大阴唇上,鲜红的肉壁和肉芽在越张越大的洞口下暴露出它的庐山真面,小红豆在包皮的掩护下若隐若现,还反射着柔和的光泽。

  我的手也不再老实。两只手指拽住软软的肉片往外扯去,将洞口分的老大。而我还嫌不够,更把两手紧紧扒住小阴唇内的肉壁往外分去,里面的情景顿时尽入眼帘。洞口无数的肉芽环绕着火热柔软的内腔,形成一个奇妙的莲花形状,而肉壁内层层叠叠的波形褶皱一层一层的绕在里面,深邃的幽谷深不可测,我甚至还看到了里面筛型的一层薄膜,虽然早已不成样子,可我知道那是岳母曾经的处女膜。

  这就是被我的英挺的岳父大人给操穿的吧?我一边想着,一边又摸到了岳母的小红豆,把盖在上面的包皮剥离开,整个已经充血大起来的阴核就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我用手指在淫洞上粘上一点粘粘的淫汁,涂在阴核上面开始轻轻的抚摩红豆。

  岳母忍不住仰起玉颈长长的尖叫一声,两手紧紧的按住我的脑袋向她的阴户靠近,我正求之不得,伸出早已蓄势待发的长长的舌头又一次舔了上去,入嘴是咸咸涩涩的尿液的味道,并不是传说中的美味无比,但我却如饮甘泉,在大阴唇上来回的游走,一一的把尿水卷如口中,然后又用牙齿咬住我最喜欢的两片最淫荡的肉条在嘴里吸着,直把两片肉全部含到嘴中。

  接下来又舔噬着岳母最敏感的相思豆上,岳母打摆子似的不停颤抖着,小腹快速的一起一伏,会阴和屁眼也微微的一动一动,岳母也从开始的小声呻吟变成大声的浪叫。

  闻此天籁,我更加努力的不停的舔着,更把三根手指插进了早已濡湿火热的浪穴中不停快速的抽插着。

  岳母更加的难以忍受,手指抓着我的头发不停的把我的头更加的靠近她的浪穴,似乎把我的脑袋当成了供她泻欲的肉棒一样,大量的淫汁如滔滔的钱塘江一般源源不断的从火热的淫洞中喷涌而出。

  我当然不能放弃这样的好机会,把嘴移到了洞口,伸出早已酸麻的舌头,用手指把源泉里的浪水掏出来,然后卷进嘴里吞下腹中。腥臭的味道此时却变成了美味的佳肴。

  我不停的双管齐下,用手和舌头刺激着岳母的敏感之处,岳母的浪叫也因为前面的声嘶力竭而减弱下来,似乎已经耗尽了力气。而且内容也越来越不成子:“啊……好哥哥……我的……大鸡巴哥哥……你弄的阿姨要上天了……恩……快来插烂我的小淫穴吧……我忍不住啦……”我听了这些淫荡的话语之后动力十足,更加起劲的舔舐抚摩抽插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舌头和手指都早已酸麻不堪,而岳母终于大声的尖叫一声,白色的泡沫巨浪一般打在我的脸上和张开的嘴里,根本无法躲闪的我差点被呛到,还来不及反应,骚热的淫水已经顺着喉咙咽了下去,而脸上早已是湿湿一片,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从极乐世界苏醒的岳母高潮已经退去,低头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岳母开心的笑着,我恼火的站起来把翘的老高的大肉棒顶在岳母高耸硕大的奶子前,气呼呼的问道:“阿姨,你爽坏了,我还这么难受,怎么办?”岳母淫笑着伸出冰凉而又柔弱无骨的小手,一把握住了我坚挺火热的大肉棒,揉搓了两下,抬头媚眼如丝的望着我,问道:“那你说怎么办呢?小色狼。”由于是第一次主动的握着我的肉棒,岳母显然被我的坚挺如斯和粗壮硬长所震撼,又感叹道:“小建,我也见过不少男人了,可还没有见过一个象你这么大这么粗的呢!只是在黄片上见过老外中的黑人才能有你这样的尺寸呢!!这要插进小穴里不把人疼死啊??也不知道文文怎么受的了你的!!”我低头看去,只见我的大肉棒紫红一片,显然血脉已经涨到了极处,肉棒上的粗大如蚯蚓般的青筋爆起老高,粗粗的盘旋在肉棒周身。大如鹅卵的龟头骄傲的挺立在最前端,象个德国二战时战士的头盔一般光光滑滑的还反射着淫靡的光芒,粗如儿臂根本无法形容它的硕大,应该说是粗如手臂,大人的手臂一样粗,岳母的一手根本无法合围。

  惊叹声中,岳母爱不释手的抚摩着我的大肉棒。我回答道:“文文受不受的了,你难道不知道吗?我看你个小骚穴不是疼死,应该是爽死才对呢!”岳母白了我一眼:“讨厌!!”手中的动作却没停,反而加速的套弄了起来。

  冲动起来的我把肉棒往前一挺,凑近了岳母红润的唇间,示意岳母帮我口交,岳母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并不说话,慢慢的伸出小小的舌尖,先在自己的性感肉唇上舔了一下,又轻轻的舔了龟头上的马眼一下,动作诱惑无比。

  我的马眼早已有润滑的液体流出,岳母似乎想品尝一下是什么味道,舌头缩回去了一下又伸出来,轻柔的在龟头上划着圈,异样刺激的感觉顿时向我袭来,我觉得浑身麻酥酥的,就象有一股电流从龟头传向身体的各处。由于文文很少帮我口交,而且动作无比生硬,每次我也感觉不到有多少快感。所以一直也是可有可无的。

  可是岳母却似乎经验丰富,她眼睛一直向上深情的看着我,无一刻稍离。手掌温柔的来回撸动肉棒上的包皮,舌头在龟头四处的舔舐,然后又延伸到肉棒的中央和后部,甚至来到了我的阴囊处,把我的睾丸吸进嘴里含着,爽的我直想大叫出声,又想狠狠的在岳母嘴里发泄。

  岳母也看出我的急噪不安,嫣然一笑中,慢慢的把我的肉棒吞噬在湿润柔滑的嘴里,我的肉棒来到了一个温暖的腔壁中,调皮的舌头不停的在肉棒的最前端滑过,和肉穴的腔壁不一样的感觉让我的肉棒更加的粗大和坚挺,舒服的我开始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岳母一手握住了我的肉棒开始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另一只手托起我的阴囊把玩,而嘴里吞吐的动作也开始加快,晶莹的口水粘湿了整个肉棒。

  我忍不住的将肉棒向前一送,把肉棒深深的插进岳母的嘴里,龟头顶到了一个软忽忽的小东西,似乎是顶到了岳母的喉咙,猝不及防的岳母顿时把我的肉棒吐出来强烈的咳嗽着,唾液在我的龟头前端和岳母的唇间连成了一个细线,亮晶晶的好不淫靡!岳母幽怨的白我一眼,又将肉棒吞进口中,我抱着岳母的后脑,开始快速的抽插,岳母不停的吸吮着,很快早已忍受多时的精液大量的喷涌而出,无一滴漏出,全部射进岳母的小嘴里。

  岳母大嗔,忙把我的肉棒吐出来,就要把精液吐掉。这怎么能行,我挤住岳母的嘴笑着说:“不要吐,这都是精华啊,喝下去吧!!”岳母闻言总算没有吐掉,可是也不想吃掉精液的样子,把满嘴的精液含在嘴里,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嘴里呜呜的呻吟着,我把岳母的下巴用手一合,命令道:“乖乖的吃掉它,小骚货!”岳母满心不情愿的把口中的精液全部喝下肚子,我笑:“这才乖嘛!”岳母喝掉后长出一口气,这才说道:“你个小坏蛋,这东西也要让我喝,真是坏死了!”一边用小手无力的捶打着我的胸膛。

  我淫笑着问:“阿姨,什么味道啊?”岳母说:“你尝尝不就知道了么?”然后顺势就把刚喝了精液的小嘴靠了上来。

  我大惊:“不要啊!”一边挣脱岳母,岳母笑嘻嘻的吻我,我左右闪躲,岳母使坏的把舌头在我脸上舔来舔去。

  我忽然大笑:“阿姨,你自己的淫水和尿这么好喝啊!一会我再帮你接一点给你喝吧?”

  岳母这才回想起刚才她的尿水和淫液喷涌而出,浇的我满头满脸的样子,大惊失色的赶紧“呸呸呸”的吐着舌头。

  看着岳母小女人般的撒娇的样子,我忍不住低下头吻上岳母性感的肉唇,岳母“呜呜”的挣扎了一下,开始热烈的回应。我们也顾不得一个对方有自己的精液,一个对方有自己的尿液和淫液,热烈的绞缠在一起。

  好半天,我们才喘着粗气分开对望。又相视一笑,我这时才感觉脸上紧绷绷的好难受,这才想起脸上湿湿黏黏的浪汁早已干涸在脸上,而岳母也在这时娇嗔着用柔若无骨的小手捶打着我的胸膛道:“坏死了,你个死人,害的我又要刷牙洗脸。”

  我苦笑道:“我还不是被你害的一样要洗?”

  岳母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很开心,然后殷勤的帮我挤牙膏,只是她用的是她的牙刷,我在嘴里刷了两下,又把牙刷塞到岳母的嘴里帮她刷,弄的她满脸都是泡沫,岳母又开始打我,看着岳母娇艳的模样,我忍不住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将满是泡沫的嘴凑上她的香唇,又开始和岳母深吻起来,全然不顾两人嘴里的泡沫和薄荷的牙膏味,岳母主动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才分开,看到对方嘴上脸上全是泡沫,我们大笑。

  好不容易洗漱完毕,我们互相搂着走出卫生间。对于即将到手的美肉体,我并没有迫不及待,笑着问眼角带骚的岳母:“阿姨,我们出去吃饭吧,这都10点了,你还没吃早饭呢。”

  岳母说道:“还是不要了吧,外面的菜那么贵,又不好吃。还是我来给你做吧,反正已经快中午了,就两顿并一顿好了,我要出去买菜,你要吃什么?。”

  我笑着搂住岳母的小蛮腰,说道:“我就想吃你,嘿嘿。”

  岳母白我一眼:“你去不去?”我说本不想让她去,转念一想:要好好的利用这几天文文不在家的时间啊。于是点头答应。

  出门后,由于大街上都是岳母的熟人邻居,怕人看出端倪的我有点紧张,生怕别人看出我们之间暧昧的关系,倒是岳母一点也不在意,笑语盈盈的跟熟人打着招呼,还神情自若的和我紧靠着并肩走在一起。

  隐隐约约的我听到有人指指点点:「看方婉莹这骚货,又泡到一个小白脸。」语气说不出的鄙夷和轻视,好像还带点羡慕。

  另一个女人说:「别瞎说,那个听说是她的女婿。」我看看岳母,她一脸的神情自若。仿佛并没有把那几个中年妇女的话放进心里。

 【完】
上一篇:再见丈母娘 下一篇:偷窥岳母
评论加载中..